【靖苏】缀芳蕤03(又名:宝宝宗主靖爹爹)

看到评论里有妹子问景琰什么时候知道小殊真实身份,其实我原先脑洞的时候没想过暴露身份这一茬,实在是因为宝宝宗主他不会说话无从露馅儿啊2333

不过如果大家都想看这个情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写……所以问问大家意见,要不要暴露身份呢?另外就怎么暴露你们有没有想看的梗啊我可以写你们想看的梗~没有我就自己决定啦~

今天就半章了因为一下午都浪在外面撸猫……手速又渣……所以……我明天会补的我发誓!

--------------------------------------------------------------------------

萧景琰醒来时,天尚蒙蒙亮,借着晨光熹微,他低头看到梅长苏伏在他臂弯里,睡得正沉。长发遮去他半张脸,一双淡白的唇微微张着,鼻息浅浅。

萧景琰这一夜睡得极好,所有烦忧都暂时不去想,竟是一夜无梦,此刻虽时辰尚早,他却已精神奕奕,一醒来便再睡不着,又不敢妄动,怕吵醒了梅长苏。

他放轻了呼吸,静静凝视怀中沉睡之人。往日里梅长苏在他面前总是分毫不差,礼数周全,低眉浅笑深沉如潭,故而他竟从未认真注意过他的模样。

如今晨光中细看,他其实有一双极英气的眉,眉色虽并不浓黑,但衬着苍白肤色,却别有一番清远风骨。鼻梁高挺瘦窄,平添一分傲气。双唇略薄,紧抿时如刀锋,微弯时如柳叶,此刻微微张着,仿佛两片柔软花瓣,只是色泽过淡,犹如素雅白兰。对着光看时,面上竟还有一层柔柔绒毛,十分可爱,也极不明显,故而平日里从未发现过。右眼眼睑上有一道伤痕,如玉上微瑕,也不知因何伤在了这种地方,他忍不住伸手去轻抚。

 

手指触到他眼角,梅长苏似乎觉得痒,迷迷糊糊躲了一下,把脸整个埋进了他肩侧。他不敢再碰,怕吵醒了他,左右无事,本想干脆闭眼再睡一会儿,却听见细微的铃声从密道中传来。

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半夜里被飞流拉来的,并未同任何人说过,恐怕是列战英发现他不见,故而寻到了这里。

 

正想着,甄平已然悄无声息地进来,见他醒着,压低了声音:“靖王殿下,密道铃响,当是列将军来寻人,您是?”

按理说,他不应在苏宅久留,此时便该跟着列战英回府才是,可是他低头看看自己怀中梅长苏,实在不忍也不舍就此离开,稍一犹豫,便下定了决心。

“我昨夜里来得急,未及安排府中事,劳甄总管派人知会战英,这几日……苏先生恢复之前,我便先留在这里陪他,府中便由他替我遮掩一二罢。”

 

甄平昨夜亲眼见自家宗主对靖王殿下依赖非常,此刻再听萧景琰自愿留下,自是求之不得,故而毫不推辞径直应下。

两人这番动静,却闹醒了梅长苏,他呜咽了一声,迷迷瞪瞪睁开眼,双眸半开半合,仍是困倦模样。萧景琰见他神情疲倦,忙回手替他遮了遮光线:“时辰尚早,再睡一会儿可好?”

梅长苏如今虽失了神智,看着人比原先活泛些,实际身子还是那个身子,虚弱得紧,最是浅眠易醒,昨夜是在萧景琰身边安心的缘故才睡得沉些,如今被闹醒,便是再难入睡了。他睁着眼凝视着这个让他无比心安信赖之人,被遮了眼前光线也一动不动,只是眨了眨眼。萧景琰移开手掌,他眼前一亮,便微微眯了眯眼,又眉眼弯弯笑了起来。

 

原来苏先生有一双笑眼。萧景琰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他自觉有些不合时宜,又偏偏移不开视线。苏先生往日,从未如此对他笑过,一双眼弯成月牙儿,瞳珠偏淡,是琥珀色,透出三分稚气并十分柔和。

也许是看萧景琰定定看着他没个回应,梅长苏嘟了嘟嘴不笑了,又被对面人的鼻子吸引去了注意,伸手来摸。

若是单单摸一摸,也就给他玩去了,可他玩罢了鼻子又来拨弄他睫毛,萧景琰头发也散着,被他拨着睫毛一痒一侧脸,一缕发丝落在梅长苏手背上,又被他一把捏住,好奇地绕在了手指上拽着玩儿起来。

萧景琰吃痛地龇牙咧嘴,又不敢挣得用力怕伤着他,好在他手上无力,也不算疼得太厉害,赶紧把梅长苏的手握到手中,把自己头发解救出来,填了手指进去给他玩。

 

“你若不睡,玩一会儿也好,你也是难得……才能如此开心罢……”他目光柔和地看着梅长苏枕着他肩膀,将自己的一只手抱在怀里,好奇地摆弄着他手指的模样,喃喃自语。

梅长苏忙着玩他的新玩具,没有抬头,只是拨冗啊了一声,算作是回应。

 

萧景琰忍不住笑了一声,配合地动了动手指与他做游戏,两人头并头躺着,乐此不疲地玩着抓手指挠手心的游戏,竟不知不觉玩到了日上三竿,直到晏大夫捧着一碗药粥推门进来,两人才一同转过头去看他。

梅长苏玩了一早上萧景琰的手指,这会儿心情挺不错,看到老大夫也没有缩,倒是给了个笑脸儿,老大夫看他眼神儿晶亮,面上难得还有一丝血色,也满意地放软了表情,还笑着弯下腰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小子倒是悠闲,悠闲了好,日日如此,我也不用担心你砸我招牌。”他先捉了梅长苏手腕来诊了诊脉,又示意萧景琰把人扶坐起来,替他揉了一轮穴道,方将那碗药粥端到手里,“好啦,先吃点儿东西,一会儿还要喝药呢。靖王殿下去洗漱一下吧,宗主我来照看。”

萧景琰点头应了,先扶着梅长苏靠着软枕倚在床头坐稳,方下了床,拉过外袍随意一披,头发也信手拢到脑后。苏宅这边没有他的衣物,只能通过密道先回去府中洗漱换衣。

 

他挂念着梅长苏,急匆匆换了衣服又囫囵吞咽下去一碗粥膳,交代了列战英几句,便重又过密道回了苏宅,还未踏进卧寝,便听见梅长苏急促的咳嗽声,心中一紧,疾奔几步绕过屏风,只见梅长苏伏在床沿,咳得气促声咽,好不可怜。

“怎么了这是?”他一边坐到床沿替他拍抚后背,一边抬头急切问道。

“他许是饿了,如今自己又不知收敛,刚吃得太急,脾胃太弱受不住,呛出来一口。”晏大夫皱着眉,“我给他行一次针吧,这罪是免不了要受了。”

“等等,是不是吃得慢些就没事?”萧景琰一听要受罪,只觉心疼,不假思索抬手拦住,“我来喂他,再不行再说,可行?”

评论 ( 34 )
热度 ( 395 )
  1. 幽若闭月甜瓜 转载了此文字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