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缀芳蕤06下(又名:宝宝宗主靖爹爹)

把半章补齐~下章就可以洗澡澡啦~

刚刚算了下梗,大概还有四到五个没写,基本上也就是写到9就可以完结的样子,我天,我原本以为万字以内就能写完呢……

说起来之前在首页刷到2015总结啥的,手痒想做,打开文件夹发现全是其他马甲的文,靖苏相关就写了十多天的样子,呵呵……关文件夹吧……
啊啊啊我居然忘了今天跨年!能在2015年的尾巴上萌上靖苏认识大家我好开心呀!大家新年快乐!么么哒!
---------------------------------------------------------------------------

“小苏好聪明。”萧景琰喃喃笑语,将梅长苏的两只手包在掌心里,轻轻拉到心口,梅长苏歪着头望他,他回以微笑。

被表扬了聪明的人却并没有如之前一样高兴地眯起眼向他笑,反而嘟了嘟嘴,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又往高处举了举,直直伸到他眼皮底下,期待地睁大眼看着他。

萧景琰不明所以,托住了他的手腕,免得他举久了手酸:“怎么了?”

 

梅长苏露出一个有些泄气的表情,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蔫蔫地放下了手,也不知怎么摆弄的,三两下把两只玉环又扣了回去。

萧景琰没来得及反应,梅长苏撑着他膝盖直起身,在他眼前又把环解开了一次,看起来还特意放慢了速度,完了又抬头继续期待地望着他。

 

这次萧景琰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要……教我?”

梅长苏把两枚玉环放到他手里,兴致盎然地点头,似乎十分期待看到萧景琰也来解这玉连环,两手撑着他膝盖向前倾身过去,专注地盯着他双手看,半晌看他不动作,还催促地推了推他的手腕。

萧景琰无奈,硬着头皮拿起两枚玉环,相互叠在一块儿,研究了半天,别说怎么解开,连怎么把它们扣回去都不明白。

 

“我不会呀,小苏再教我一遍?”

“唔……笨!”

“……你呀,话都说不清楚都笑我笨……诶好好好,是我笨,别生气……再教一次啊?”

“……笨!”

“好吧……小苏啊,你自己玩儿好不好?我还是不学了吧……”

“不行!”

“最后一遍啊,学不会真不学了……”

 

甄平端着药碗站在门外,听了半天壁脚不敢进。眼看着药都要凉了没法再等,硬着头皮隔着门大声清了清嗓子,听到里头动静一下停了,一脸正直地抬腿进了门。

“殿下,宗主的药,晏大夫准备了药浴桶,吩咐一会儿要让宗主浸浴半个时辰,您看?”

 

萧景琰怔了怔,低头看了眼自从甄平进来就低头摆弄玉连环不出声儿的梅长苏。他是从未服侍过人沐浴的,即便愿意做,也怕手上没个轻重伤着人。

“我倒是从未做过这个,事关小……事关苏先生身体,由甄总管安排罢。”

 

“并非不信殿下,宗主如今状况特殊,也是怕殿下应付不来,还请见谅。”甄平客套了两句,便要将手里药碗递给梅长苏。

“等等,药还是我来喂他罢,是要吃完药再去浸药浴?”萧景琰半道上一伸手便截下了药碗,一回生两回熟,他这两天喂了梅长苏几顿药,手上动作已经颇为熟练。

 

梅长苏被他喂药似乎也熟练得很,只要萧景琰勺子递到唇边,再苦着脸也会张开嘴乖乖喝进去,一碗药喂得十分顺利。

甄平似乎也有点理解列战英的心情了。他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入定一般一动不动,只等他俩做完喂药擦嘴夸乖亲额头等一系列动作,便要弯腰去把梅长苏抱起来。

 

没提防梅长苏身子后缩,一把抱住了萧景琰脖子,也不知闹了什么脾气,怎么也不肯让甄平抱。

甄平张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蹭在靖王怀里的自家宗主,一筹莫展。被抱得紧紧的人倒是淡定得很,一手放在梅长苏背脊上轻轻从上到下抚摸,动作和给猫顺毛一模一样。

他看一眼怀里人,抬头望向甄平,保持着端正肃直的表情,挑起了一边眉毛。

 

“……额,看起来,好像还是要麻烦殿下了……”

“不麻烦。”

“我这就去准备一下,劳烦殿下。”

 

苏宅能干的总管甄平默默低下头,保持住了冷静稳重的表情,回身抬脚,正正踢在了门框上。

萧景琰替梅长苏穿好外袍,又用大氅掩住他头面,裹紧了抱起跟在他身后,还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小心脚下。

 

三人绕过长廊,进入后院专门辟出的一间小屋,屋内生了几个火盆,还有屏风后盛着热腾腾药汤的浴桶也已经备好,门窗不知有何机巧,室温虽暖如阳春,却并无滞闷之感。

屏风边有一张铺着柔软毛皮的长椅,萧景琰轻轻将梅长苏放到那张长椅上,先替他除去大氅,摸了摸他双手,触感温凉,便先起身将自己外袍脱了挂在一旁。

 

“晏大夫吩咐,水温不可过低,边上烧着热药汤,随时可调节水温,小心加水不要烫着宗主便是了。”甄平替药炉加了点儿碳,想着靖王殿下也不是个伺候人的主儿,略有些不放心,便想留下来帮把手。

萧景琰认真记下应了一声,便蹲在梅长苏身前,想替他除去外袍,不想梅长苏扭身躲开了,拽着萧景琰宽袖遮住自己,从袖后探出半张脸,定定望着甄平。

萧景琰的视线从他和甄平之间来回几趟,弯下腰柔声问他:“小苏是不是想让他出去?”

 

梅长苏干干脆脆一点头,甄平一脸如丧考妣。这叫什么事儿,靖王不过来这儿两三天功夫,他们这些跟了十多年的倒成了外人了,简直心酸。

甄大总管败退门外,萧景琰被他临走一个眼神看得不明所以,摇摇头弯下腰稳稳抱住门一关便扑进他怀里的梅长苏,替他褪下了外衣中衣,只留了件贴身内衫,抱起放进了浴桶中。

评论 ( 37 )
热度 ( 387 )
  1. 幽若闭月甜瓜 转载了此文字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