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缀芳蕤10下 完结(又名:宝宝宗主靖爹爹)

昨天看到评论里姑娘们都在说吃了一口玻璃渣,大家莫方,看本甜瓜为大家演示什么叫做实力逆转!

到今天缀芳蕤就写完啦,原来以为只是一个片段灭文的脑洞,结果写了这么长噗,谢谢大家陪伴我!

缀芳蕤还会有一个宗主视角的番外,写完之后就是真的全部完结啦,然后接下来或许会开始更玉京那一篇,小萌甜写多了我得写写正剧复健一下233同时也会开始写大家的点梗~

总之,我们有缘下个坑再见啦!(づ ̄ 3 ̄)づ

---------------------------------------------------------------------

萧景琰没什么反应。或者与其说他是没反应,不如说他是来不及反应。他一早起来,脑子就混混沌沌,刚才又被飞流拽着疾走,再坐下来喝一杯热水,正是反应迟钝的时候。

梅长苏说这句话的语气太平淡了,平淡得靖王殿下听进耳里,又在脑中转了三圈,还是没品出意思来。

等他后知后觉咂摸出味儿来,刚瞪圆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开口,梅长苏就用同样平淡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殿下若是一定不肯忘也没什么,蒙大统领这个人殿下是清楚的,有一二件事误解说错也是常有的事。昨日他就是误会了,说的什么都做不得数的。”

 

萧景琰不瞪眼睛了,他闭上了眼,忍了忍气,开口声调还算平稳。

“先生要诓我,能不能想点靠谱的词儿?”

梅长苏极顺溜地接了一句:“哦,那就是我骗他的。”他说这话,一点儿也不心虚,坦然得萧景琰差点儿就信了。

 

萧景琰觉得一口气梗在喉头,不上不下,他艰难地吞了吞唾沫,心想梅长苏你真是把我当傻牛看了,一边又觉得委屈。

蒙挚知道了,回想一下霓凰郡主必然也是知道的,哦,对了还有母妃的点心盒子,她肯定也是知道的。就瞒着我一个人,他委屈地想。

想着想着火气渐渐被铺天盖地来势汹汹的委屈压了下去,梅长苏又说了什么全没听见,自顾自深深低下头去。

 

梅长苏还在神情镇定地睁着眼说瞎话。他自觉这两日自己已经干遍了丢人事儿,从今以后的梅长苏就什么都没在怕了!如今悬镜司裁撤夏江伏法,正是形势大好,最难的坎儿已经过了,再往后萧景琰只会越走越顺,即便让他知道了身份,也坏不了什么事。

这一回纰漏又大,想圆回来不知还要耗费多少心神,他也实在瞒累了,不想再继续了。

 

只不过,都瞒那么久了,做事总得有头有尾,最后再补救一下,瞒不过也就罢了。又或者景琰恼了,不肯再见他,那也……由他。

江左梅郎坐在窗下用蔺晨的扇子给小火炉扇风,一边想。

 

结果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和预想的哪一种都不一样啊?

梅长苏眼看着身形高大的靖王殿下缩着身子坐在对面,头埋得低低的,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他渐渐住了嘴,两人保持这个姿势沉默了一阵。

 

“殿下?”梅长苏一手捏起了衣角,这次没有搓来搓去,只是拿手指绕着,他莫名其妙有点儿紧张起来了。

萧景琰没理他。

 

“……景琰?”梅长苏没辙儿,他清了清嗓子换了个称呼,水牛不会真生气了吧?他不止紧张,还忐忑不安地想,完全忘了自己之前还洒脱地想着生气也随他。

萧景琰还是不吱声,他慢慢抬起头来,两人一照面,梅长苏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坏了。

 

靖王殿下眼圈儿通红,眼里泪水盈了满眶,与他对视一瞬,一眨眼,刷地落下了两排泪。梅长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双鹿儿眼就成了兔子眼,大颗泪珠接二连三往下砸。

这可真是委屈狠了……梅长苏抿了抿嘴,忽然也不知道该说啥,他别开眼,摸了摸身上,找出了一块儿手帕。

递过去的时候也没看对方。

 

他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了!萧景琰哭成一团浆糊的脑子里冒出这么个念头,他悲愤地抽泣了一声,自觉丢脸,也不接梅长苏的手帕,自己抬起袖子来胡乱抹脸。

抹了半天也没抹干净,反而把高挺的鼻子也擦得红彤彤,活脱脱当日飞流堆的那个雪人。

 

梅长苏看着对面那个流泪的雪人,顿时心就软了,他叹了口气,探身过去,用手里的帕子给他擦眼泪。

“这么大人了,哭起来还是整张脸都红了,傻水牛……等等,你脸也红过头了吧?”他刚柔声说了一句,还不够萧景琰享受到温柔的江左梅郎,语气就忽然紧了起来。

他纤长手指在萧景琰脸上左右摸了摸,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萧景琰茫然地跟他对视,眼泪没止住,还抽了抽鼻子。

梅郎被水汪汪的兔子眼看得有点儿不自在,按着他额头把他眼睛遮住了。

“你发烧了自己不知道?”

 

萧景琰还真不知道。他前一天夜里抱着做噩梦的梅长苏一晚上没睡,起来蒙挚就给了他一个惊天大雷,回去还在潮屋子里不盖被子睡一晚上。

这么折腾还不生病,他就真是头牛了。

 

梅长苏又气又心疼,站起身来一叠声喊着甄平黎纲,让把蔺晨找过来,一边走近还呆坐着仰着头不动的靖王殿下。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景琰。”他向他伸出手,“景琰啊……”

 

萧景琰终于握住了他的手。

他乖乖跟着梅长苏走,躺到了他床上,梅长苏替他脱掉外衣,用被子裹住他,坐在他身边,伸手取下他的发冠。

“睡吧。”他听见熟悉的温雅嗓音这样说,于是就真的闭上眼,很快便睡意上涌。

朦胧中,有一只冰冷的手,轻轻拂过他额头,很舒服,他侧了侧头,将滚烫的脸贴入那只手中,渐渐睡沉了。

 

等他再醒来,已是日上中天,大雪又停了,满屋子都是暖融融的光。梅长苏坐在他床边,撑着头正在打盹儿,他也才醒来没多久,到底还是精力不济。

他慢慢眨眨眼,然后,再眨一眨眼,睡得迷迷糊糊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些。

 

啊,他叫我景琰了。靖王殿下后知后觉地想道,又觉得好像有点不现实,他在枕头上慢慢挪一挪头,又挪一挪,想知道自己是还在做梦还是醒着。

脑袋挪到枕头靠里面的位置,被什么东西微微硌了一下,他从被子里挣出一只手来,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匣子来。

匣盖上是熟悉的云纹舒卷。是玉连环。

 

原来,我没在做梦。他把那个小匣子重新藏回枕头底下,恍惚地想。

梅长苏的手垂放在床沿上,就在他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他怔怔盯着那只苍白细瘦的手看了许久,小心翼翼伸出手摸了摸。

还是冷冰冰的,一点暖意也没有。他抬眼悄悄看了一眼梅长苏,他双目紧闭,呼吸平稳,还没有醒。

 

他牵着那只手,挨到自己脸颊边上。他烧还没退,脑袋热腾腾好似一个手炉,他把那只冰冷的手贴在自己面颊上,给他暖手。梅长苏还是没有醒,任由他摆弄。

他幸福得又困了。

困意挡也挡不住,他就着用脸挨着小苏的手的姿势,很快又睡熟了。

 

大雪初霁,暖阳赠予一室柔光脉脉,在一派宁静温柔中,闭着双眸的梅长苏,微微弯了弯唇角。

--------------------【终】--------------------

评论 ( 46 )
热度 ( 555 )
  1. 幽若闭月甜瓜 转载了此文字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