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缀芳蕤 番外上(如果梅宗主旁观了全程)

今天终于写出来半章!但不甜!我是个劣质甜瓜!(哭唧唧)

我写不了正剧了,我只有写小萌甜的时候才有动力_(:з」∠)_

-----------------------------------------------------------------------------

无论对什么样的人来说,醒,都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了。人的一生醒来的次数,也不过只比睡去少一次罢了。

梅长苏一直很珍惜每一次醒来,于他而言,每一次睡与醒,都是一次在地狱与人间的徘徊,他珍惜每一次回到人间,也并不恐惧任何一次去往地狱。

他知晓自己朝不保夕,或许某一次睡去就再不会醒来,但既然每一次都成功回来了,就当做是上天多饶他一天偷生。

他执念虽深,然而看得比谁都开。他甚至设想过自己会怎样离开,是会留有遗憾,亦或是已经了无牵挂?

他其实并不很在意。

 

然而这一次醒来,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他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身子是久违的轻松,轻松得,有些过于轻飘。一开始他没察觉有什么不对,眼前景物熟悉,他已经回来了。

悬镜司的床实在难受死了,他心想,然后打算翻个身再睡一觉。

……然后发现身体不听使唤,纹丝不动。

 

难道我瘫了?梅长苏默默感受了自己的心情,发现也没特别惊慌,这其实有些不正常,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他需要可以自如行动的身体,如果他真的失去行动能力只能躺在床上,他应该不会这么平静才对。

然后他的身体就动了。

 

太好了,我可能只是一时没清醒,身体反应比较慢而已。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放松心情,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一声惊叫,然后哭着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惊叫。哭着。

 

这不是我想做的事啊!我只是想翻个身啊!江左梅郎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叛变了意识,他觉得自己大概还在做梦。

如果闭上眼再睁开的话应该就能结束这个荒唐的梦了吧,他这么想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当然,也没成功。

 

他的身体不仅没有闭上眼再睁开然后恢复正常,反而发出了一声啜泣声,蜷在被子里哭得发起抖来。

这居然不是一个梦!梅长苏绝望地想,完了,我没瘫,我疯了。

 

他正拿自己的身体没办法,门忽然一响,有人推门进来了。他恰好面对着门的方向,看到是黎纲引着晏大夫。

……等等,我不是在被子里吗?为什么我能看到?

 

梅长苏这才发现自己的位置似乎有点不对。

他似乎……比自己的身体高了一点儿?所以他的身体缩在被子里,他却露在了被子外面。他方一想通这点,就忽然得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并不是被子里那个,是被子外的那个,或者不能叫身体,应该叫魂魄?

梅长苏低头看了看自己,有意识的那个他从身体里出来了半截。

 

可能是被夏首尊在柱子和石凳子上撞了脑袋,把魂撞出来半个吧。他本不应该那么淡定但是事实上确实十分冷静地想。

既然被撞出来的半截有着清醒意识,那么身体里留下的半截魂大概就剩下了本能吧。就仿佛他本该就此离魂身死,却被烙印在身体中的满腔执念生生拽下了半边。

梅长苏眼看着黎纲和晏大夫大惊失色地围过来查看他的状况,少顷甄平也来了,最后飞流又把吉婶拉了过来。

他尴尬地不上不下卡在那儿,看着他们伸出的手穿过他,脸上焦急的神情和关切的眼神在他看来有点没对准。

 

这真是一场荒唐的梦,梅长苏苦笑着想,最糟糕的是,他还不知道怎么醒过来。

他以为自己总会习惯,或者说,拜他目前不明原因的情感淡薄所赐,他现在就有点儿习惯了。

但事实给了他沉重的一击。

 

他看见萧景琰出现的时候惊讶了一下。靖王殿下衣衫不整,头发还有一络被他自己勾了出来,在他脑后晃晃悠悠。

他被飞流拽着飞奔过来,跑得踉踉跄跄。梅长苏眼看着,心想我们飞流真是一条汉子,靖王殿下从能上战场就没跑这么狼狈过了。

不过他左脚拌右脚的动作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诶!

 

梅长苏饶有兴致地在一旁看靖王殿下笑话的举动终止于他的身体扑入萧景琰怀里的一刻。

江左梅郎整个人都木了。

我的身体你到底想干什么?!梅长苏你的脸面也被撞出来了吗?!林殊你帅府之后的尊严呢?!

萧景琰!你手放哪儿呢!你个大水牛!

 

飘在半空的半截梅长苏,痛苦地别过了头,觉得自己就算恢复,也没脸再见萧景琰了。

评论 ( 46 )
热度 ( 368 )
  1. 幽若闭月甜瓜 转载了此文字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