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似人间雪,我从白云客——《昔我往矣》读后感(1)

首先要说, @俯首江左 太太我是你的脑残粉!大写的迷妹!虽然我之前因为害羞一直没有好好留言……对不起!之前看到太太说满五百粉,所以想写个长点的读后感给你作为礼物哦,结果手速太慢拖到了现在也只写了五分之一不到的样子,索性分篇了,希望你不要嫌弃,嘿嘿(*/ω╲*)

PS:太太你如果出本的话我愿意给你做校对啊!求看见我!

---------------------------------------------------------------------

一开始看到这篇文的时候刚刚更到风骨有价那一章,还认真思考了好一阵风骨有价到底是个什么用意,为何有价?有价又当如何?

文才武略是有价的,就像价高逾主的赤焰战功,又如价比天下的麒麟才子,有价,但看着再贵重,也不过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无奈(当然麒麟才子将自己标价的时候就没怀好意并不无奈2333)。

所以一直以来对有价总是抱有偏见,看到风骨有价,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卡在这个标题百思不得其解,再看下去,文中也没有明确的解释。

然后就重新从头来读。祁王教给幼弟的这句“以权利合者,权利尽而交疏。”,不过是万中其一,萧景琰铭刻在心的也不会仅仅只这一句。他从长兄处继承来的为人处世的理念是很正统的君子做派,倘若不是祁王蒙冤而死,以他宽容厚道的性格,他本该长成一个老好人也说不定。

他的风骨本可中正平和温煦如风,而不必如此锋芒毕露寒冽拒人。

可惜他一夕之间失去一切,知己不再,已经无人认为他的风骨有价值。他的风骨无价,只是因为无人珍惜。

这样看起来,顿时觉得这风骨有价一词,听起来有点儿壮志酬知己的意思了。

天啦噜居然有点燃?又苍凉又燃,简直了。然后我就噗通掉坑,再也没爬出来。

 

回过去看了楔子。

切入点简直妙极了。空山寂寞雪,独行彳亍人,意境也美极了。眼前是大片留白的画卷,梅林小舍一方孤据,遗世独立。

整个画面都是冷的,色调淡薄。

然而画面一转移步换景,靖王进入小舍中后忽然整个氛围都缓和温暖起来了。

 

萧景琰觉得扑面暖意熟悉,还自觉在外头烤去寒气才去见人。看到这里会心一笑,这是读者也熟悉的画面,来自他们已经相知的那一世,虽然记忆不在,但本能总是不会忘的。

而且这里的靖王殿下简直可爱,没有皇子架子,耐心地跟飞流讲话,虽然做事情一板一眼,但也会窘迫会脸红,还时不时发现自己一时冲动说了奇怪的话,懊恼,一时冲动又做了奇怪的事,懊恼*2,简直可爱!

有时候真的觉得靖王太不容易了,梅长苏虽然历经苦难,但他有明确的目标,知晓真相,他清楚知道自己在走的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他算尽了一切筹谋万千,成竹在胸,未知只在于自己能不能走到最后。而萧景琰孤独的十二年坚守,真的是漫无目的,换句话说,他这十二年来如果说是在等,那也是明知道自己什么都等不来。

站在旷野上,没有道路,他往前走的时候,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这条路除了死亡之外,有没有尽头。做好准备一辈子都自己一个人走,再也没有同行者,有爹不如没爹,娘也得数着日子才能见一面。

想一想也是心疼,简直太惨了。

梅长苏了解他,也看得分明,他后来跟蒙大统领说,自己身边有他们,而殿下身边说句话的人也没有,是真的懂他持身不易。

 

哎哟歪题了,拉回来。

这里的两个人,一个是心灰意冷,一个是病入膏肓,他们也说正事,也打机锋,但气氛却颇为温馨。我看到这里就在想,大概这个时候的梅长苏心境也十分复杂,于他而言,这一次再见,半是重逢,半是诀别。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一冬,如果这一次不见,是不是还有机会再见,所以他见了他,当做告别见他。

但见了他之后,他又忽然从心内燃起了一把火,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所以他一开始不通名,而谈话结束的时候,却主动说出了苏哲的名字。

他从这里开始对靖王报以期许,也是从此时,就正式开始进入了谋士的角色。

他赋予姓名不同的意义,梅长苏是江湖之远,苏哲却无法成为庙堂之高。

苏哲是辉煌明灯下的暗影。

 

这精分的毛病也是难治,靖王大大要怎么给他治呢?我满怀期待地看下去,结果发现他俩根本不是一个病人一个大夫的角色,而是病友的设定?!

一个失忆,一个精分,区别只在于一个少了点儿啥,一个多了点儿啥?

赫赫,我纯洁的少女心被欺骗了……即便看到靖王殿下哭唧唧都不能治愈我内心的创伤(并没有)。我含着泪(说了并没有)看下去,发现靖王殿下你有点儿不对啊,你不是看人家风姿仪态,就是注意人家青丝眼眉你是要闹哪样,这是虽然二周目了但一周目的好感度作为隐藏属性继承过来的对吧?

把文嚼太细,导致我看得有点儿断断续续,所以看到这里我又回过头去重新通畅地读了一遍。这一遍看下来,我的注意力从靖王身上移到梅长苏身上了。

感觉上跟大多数靖苏文有点儿不同,这篇文的视角好像更偏向于把靖王当做明线,而苏哥哥的情感脉络是隐伏的。

读者透过萧景琰的眼睛,去看他眼里的江左梅郎。

但虽然隐伏,却并不隐晦。梅长苏的情绪起伏变化,其实还是可以从细枝末节中窥见一二。

最后琅琊山分别,他说只要苏某不死,来日再见会给殿下一个答案的时候,跟初见时的他相比,如同星火重燃,耀人眼目。

 

再回来细看风骨有价这一章。

靖王殿下在苏先生来之前就备下火盆,看到人家冷就不带着人家绕路走,简直满满都是一周目遗留,顿时觉得这设定也挺甜的。

即使梅宗主双商爆表这么快就发现异常开始试探景琰的时候我看着有点儿难过,但也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氛围平和温暖。

这里的行文,一进一退,两次接近与两次警惕的节奏特别棒。整体氛围是和缓的,但是和缓中有紧促,紧而后松,恰到好处,感觉特别舒服。

但舒服管舒服,心酸还是心酸啊。苏哥哥看到景琰亲近他就紧张,直到被喝止不让碰弓的时候才松下来,他是有多不待见自己啊,也是心疼。

 

看完这两章,我已经如痴如醉不能自拔,过上了每天都要刷出下一章才能圆满的日子。

看到至近至远这一章的时候,我如同月球表面一般布满奇怪萌点的大脑让我不当心联想了一下,诶嘿,夫妻?(此处应有猥琐笑容)

我保持着这个笑容看下去,先看到的是苏宅日常。

妈妈呀这就是我想看的日常啊!!死也瞑目了_(:з)∠)_苏宅日常又暖又甜的时候简直是时光静止现世安稳有没有!

晚上不情不愿被大家压着去睡觉又偷偷摸起来点小灯看书的梅宗主,听起来就特别的温柔,他看起来是被大家照顾着,其实也是在照顾着所有人,让他们安心。

我猥琐的笑容里增添了一点温暖。

然后这里的一段回忆杀也特别有意思,看到他们跳傩舞我还特地去找了傩舞的视频来看,其实并不羞耻,反而挺庄严的?“摘下面具是人,戴上面具是神”,长辈让他们跳傩舞,未尝不是期许。但是少年人别别扭扭的害羞真的好萌啊!

我猥琐中带着温暖的笑容里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结果再看下去,我保持着LV.2的猥琐又温暖的笑容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玻璃渣,这酸爽。

“待他既远又近,有时投合,有时神秘的苏先生。”我被这一句给虐了。

可能大多数人看到这句并不会被虐,因为字面上看,还有那么点温馨的味道。

但是不堪细想啊。

为什么时远时近呢?疏远时是苏先生的理智占了上风,近时是理智累了。

仿佛情绪是一只坏掉的开关,必须时时压着,偶尔不当心一松,它就弹回去,然后就再将它慢慢压回来。

 

铃响一声就立即来探的苏先生,是疏远还是亲近呢?明明恪守礼节,却从眼中透出关切。言谈自制,所谈不过时事政务,却循循善诱,煞费苦心。

那么矛盾,又那么温柔。

他一定是累了。我一边反复读着那短短几节,一边想。我喜欢矛盾又温柔的苏先生,也喜欢坐在这样的苏先生对面,专心地听课的景琰。

真是又暖又心酸。

特别是跟讨厌被人说纸上谈兵而不在人前谈兵法的林殊,少年意气犹如烈火,这一把火,直到被残忍扑灭,仍不甘地继续发热。

他行事处处合兵法,教导景琰政务民事也以战事为喻,他一定是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只能纸上谈兵了,所以才不再避讳。

很多时候,当一个人能够刻意放弃什么,是因为他拥有。

等他一无所有时,他就什么都不会计较了。

评论 ( 3 )
热度 ( 75 )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