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燃至长夜白——《昔我往矣》读后感(2)

呜呜呜被 @俯首江左 太太转载了开森!不敢说是长评啦,只是个读后感~因为夹带了太多我自己的想法,肯定会有错误解读才对……

我没想到会写这么长也没想到会写那么慢ORZ等我写完这个读后感,太太应该也快完结了吧……太太你就当我是每天陪着你好吗,这样想的话是不是被我每天圈一次也不会觉得我烦了?(´・ω・`)不是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吗太太这是我对你的告白啊233333

接下来的这一章,仍旧是至近至远,但是这一章我看得要比上一章伤心得多。有几个地方真是超级戳我泪点。

梅长苏再次开始疏远靖王,我并不觉得奇怪。他肯亲近他的时候是理智累了,但是它总会休息好的。他退回原来的位置,甚至退得更远,也是正常的事情。

其实觉得梅长苏对靖王说的御人之道有点偷换概念,纪律严明并不代表一定要用手段,如果靖王永远只是一个大将军王,那么他完全用不到手段,他故意这样说,是因为要做一个成功的帝王,手段是必须的。

他是不是也希望,靖王就用他教给他的御人之道来对待自己,可以让自己分清楚过去与现在,分清楚回忆与现实?

简直心酸。萧景琰会怀疑他,未尝不是他设计的结果。他就是不想靖王太过信任他,才这般片面地将自己的手段展示给他看。

然而他也是希望得到认同的。他一边觉得不能让萧景琰养成轻信谋士的习惯,将一个谋士可能存在的所有阴暗面都展示给他看,一边又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地渴望着被信任,他矛盾,所以他一句赶着一句,逼着靖王说出了那句,你若如此待人,人必如此待你。

其实是为了让自己死心。所以靖王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仿佛觉得他,如释重负。他的漫不经心里,我总觉得看到他的自厌。

 
再看下来。靖王的心理描写中提到一句,“也罢,君子之交淡如水,也没什么不好。”看到这一句,我又被戳了一次泪点。

萧景琰此时是将梅长苏作为新认识的朋友看待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少年时认识的朋友,是没有君子之交淡如水之说的,少年时与人交好,就是恨不得时时刻刻在一起的好。

十多年前,我还在中二期的时候,交个好朋友真是跟谈恋爱似的。两个人时时刻刻腻在一起,对方跟别人要好还会吃醋,还交换日记一起写些肉麻兮兮无病呻吟的青春文学(那时候我还是个文艺少女23333)。

后来年纪渐渐大了,现在交朋友,可以十天半个月不联系,但偶尔看到有趣的东西就互相发来看看,有想去的店不用啥开场白就很自然地约一下,淘口令也可以作为友谊的桥梁。

不说淡如水,至少已经完全不是浓如蜜了。我并不觉得现在的朋友交得不比少年时真心,也觉得这样的交往方式没什么不好。

但我还是会怀念那个时候跟朋友一起半夜在宿舍阳台上看星星冻成狗的岁月啊。

又傻又矫情,过去就不会再回来。
就像萧景琰觉得君子之交也没什么不好,但他一定也怀念跟小殊一起到处(林殊)闯祸(景琰)背黑锅的日子。

成长本身并不令人伤怀,就算什么都没发生,少年们也还是要长大的。而我觉得这里戳我泪点是因为,那个少年时的被叫成水牛也不恼,天天替好友背黑锅也心甘情愿的萧景琰,是这样长大的。

他在这孤零零的十二年里,一个人成长,如同一棵笔直的白杨树,孤单地向天空探索,越高,越孤单。
他长得笔直,向着所有人都还在的时候想好的方向成长,一点都没有歪,但他们都没有在,他们都不会在了。
萧景琰再也不可能像和林殊交朋友那样去与人交往,他觉得君子之交没什么不好,他也看重苏先生,但林殊,一辈子只有一个。

每一场不及告别的失去,都值得一哭。

第三个泪点,在于梅长苏对萧景琰的毫无防范。他明明应该是一个警惕心很强的人,十二年殚精竭虑机关算尽,他分明应该已经习惯了去防备。
他也不是对萧景琰没有警惕,但他的警惕只在于防着让萧景琰发现自己的身份而已,至于防备他伤害自己?他心里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我想他们年少时,林殊与景琰之间,应该是林殊更强势一些才对。小景琰又老实又乖,意气风发飞扬跳脱的天才少年一定会觉得这个水牛是我罩的只有我才能欺负他这样。
而如今眼前,虽然万般皆非,但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景琰不会伤害他。在梅长苏心里,林殊并没有像他认为的那样完全褪色。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梅长苏现在何尝不是仍旧在保护萧景琰呢?
他身体虽然孱弱,但在精神上,他煎熬心血为他铺路,教导他,引领他。
他护着他走这条荆棘路,不惜把自己的血肉铺在他脚下,在这个前提下,萧景琰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当做是伤害。
他把自己也当做教材。
这里我伤心,是因为我总觉得梅长苏不防备萧景琰,并不完全是因为他对萧景琰绝对的信任,也是因为他,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如果这里景琰真的冲动之下伤到了他,梅宗主估计也不会在意,反而会利用这一次的事情教景琰做事三思后行之类的。
说到底他并不在意自己会如何,他恨不能将自己熬成灯油,只为照亮这一路的黑暗。
他希望景琰走得稳稳当当,只要能走出这片黑暗,燃尽自己,他也并不吝惜。

或许这里是我的过度解读,但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可能梅长苏这么怕景琰认出自己,也有种自惭形秽的心态作祟。林殊曾经多么光彩耀目意气飞扬,现在的梅长苏就有多么自惭形秽。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干净了,染上黑暗污秽,林殊的荣光,只存在于景琰的回忆中了。
如果被萧景琰知道现在的他这般模样,他就会觉得连自欺欺人的最后一丝骄傲与尊严,都毁堕殆尽。
所以他怕,却又无所畏惧。

看昔我往矣真的是我近年来看得最细的一篇文了。我特别喜欢太太的文笔在于,并不如何词藻华丽,但极有韵味,百读不厌。留白恰到好处,每次细想时,都能生出新的想法。
而文中梅长苏的自尊与自厌,萧景琰的自持与自守,都那么动人,仿佛尽在眼前。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