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瘦剪春风 章一:描远山(双性转百合短篇集)

我萌双性转萌得死去活来,但是没粮,只好自己撸袖子上了(拔刀割腿肉.gif)

求留言!告诉我,我的萌点不是真的那么歪!我是有战友的,对吗!

如果有战友我下章炖肉给大家吃啊_(:з」∠)_

警告:双性转,双性转,双性转!百合大法!雷者慎入!误入者现在跑还来得及!

----------------------------------------------------------------------------

章一:描远山

 春日起迟。

萧景琰已端坐镜前将自己收拾得利落精神,梅长苏尚蜷在被中睡眼惺忪地蹭枕头,半梦半醒间感觉到身边已空,便探出手去摸索。

“景……景琰……”她朦胧嘟哝着,一双眼中雾气蒙蒙,萧景琰一回头,见她一截霜雪凝就般净白小臂裸在被外,忙起身坐回床边,俯身将她用被子严严实实裹牢。

梅宗主一歪头,蜿蜒青丝如沁凉溪水流了萧景琰一手,她定是还未清醒,竟露出一个平日里绝不会出现的娇憨笑容,英姿飒爽的七公主殿下红了红脸,她不爱说话,只是沉默地将她连人带被抱进了自己怀里。

 

梅长苏将脑袋枕在萧景琰肩上,半张脸都埋在她颈侧。她缓缓地一下下眨着眼,睫羽轻轻挠过她颈边。

萧景琰心里痒痒的,却只是咬了咬下唇,偏过脸来柔声低语。

“小殊,要起身吗?”

 

她音色较之一般女子更低沉些,却极具磁性,梅长苏从小就爱听她的声音,可惜七公主殿下生来讷言,当年的林殊为了逗她多说几句话,不晓得做了多少回想起来就令人哭笑不得的傻事。

如今梅长苏仍旧爱听她的声音,却已再做不到如同少年时那般无所顾忌。好在她也同样喜欢与萧景琰静静靠在一起,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纵不能举案齐眉,一刻耳鬓厮磨也是好的。

 

梅长苏蹭在萧景琰颈边不肯动,她身量小,蜷起双腿向前倾身,便整个人缩到了萧景琰怀中。梅宗主抬起双臂搂住萧景琰脖颈,撒娇般唔了一声。

也不说起,也不说不起。萧景琰只觉她鼻息细细吹拂颈侧,面皮薄地红了耳。

 

梅长苏依偎在人家怀里,眼看着细白颈子一寸寸染上了红霞,将额头抵上她肩膀,偷偷吃吃笑起来。

萧景琰这才意识到被捉弄了,她却也不恼,只是无奈地替梅长苏稍稍挽了挽发,将散乱青丝仔细归拢耳后。

“别闹啦……”

 

梅宗主心满意足地放弃了赖床,她从萧景琰怀中退出,一手撑着床沿,伸直了手臂去够挂在一旁的衣裳。

这动作略大了些。

萧景琰眼看着随着她的动作,本已松散的里衣又滑落了几分,一道细巧锁骨,一瓣圆润肩头,乃至半抹雪白柔软尽皆从衣下泄出一丝端倪。

她忙不迭探手过去替她拢紧了衣襟。

 

梅长苏醒过神来,自己也有些面热,抬手想自行收紧前襟,却未料萧景琰尚未放开,两只手便轻轻碰到了一起。

萧景琰一反掌,握住了那只冰冷柔荑。

 

七公主殿下戎马多年,一双手虽修长有力,却到底掌中有茧,指节微突,不若梅长苏,她多年卧病,一双手除了笔与药碗,也少拿更沉重的东西了,可谓十指纤纤,细白如玉。

只可惜本该是温香软玉,却偏偏冰寒入骨,真真是一段冷玉了。

 

梅长苏任她握着自己的手轻轻摩挲,她将肩头披着的狐裘拢紧,悄声含笑唤她。

“景琰,你替我梳梳头罢。”

 

萧景琰应了一声,扶着她起身坐在妆镜前。

今日两人都无甚要事,梅长苏春日里又身子懒,故而也不梳妆繁杂发式,只简单挽发,横簪白玉。

镜中人面容素淡,衬着身后窗外脉脉春色,竟有些薄淡如云烟。

她一手勾起自己一缕发丝,忽而偏首而笑:“景琰,今日闲来无事,我想上妆看看。”

 

她本是从不上妆的。清素脸庞,秋水横波目,远山云烟眉,眸光流转,笑靥清浅,便足够人心旌摇曳。

萧景琰却没有问她为何心血来潮,她只是弯腰打开妆盒,拈起一枚螺黛。

 

她捧起梅长苏的侧颊,那双波光粼粼的双眸清澈如溪,正一瞬不瞬地望定着她。

她轻声呢喃,想要一双同她一样的眉。

 

萧景琰的双眉,英气如一柄细剑,梅长苏爱她扬眉风姿飒然,贪她低眸目光沉柔。

萧景琰轻声应好,螺子黛沾了点清水,在自己手背上匀开试了试色。

 

“别动。”她托住梅长苏的后脑,任由如云青丝翩翩跹跹,缠了一手。

梅长苏仰着脸儿阖上双眸,睫羽微颤,未发一言,难得乖巧模样。

 

螺子黛带着些微凉意,轻柔滑过眉骨。

远山雾遮般的眉渐而清晰,从浓墨点就的眉头,至锋芒未掩的眉尾。

她为她画一笔如剑的眉。

 

梅长苏睁开眼,秋波目一瞬灿若晨星。

她抬起手,轻抚上萧景琰侧面,拂过她线条简逸的唇,与挺直清秀的鼻梁,拂过她含笑的眸,与如剑的眉。

而她俯面微笑,目光温柔。

 

却月换青锋,惟愿眉与心,均与卿同。

她低下头,一刹春光耀目,温软双唇,如剑眉峰。


评论 ( 69 )
热度 ( 222 )

© 闭月甜瓜 | Powered by LOFTER